号称“银发之国”的日本,是世界上老龄化程度最严重的国家,从上世纪70年代起就进入老龄化社会,高居全球第一位。而另一个角度看,国民平均寿命高达83岁,位居世界第一,也显示了日本在养老保障上做得成功。美国《新闻周刊》曾将日本选为全球最适宜养老的国家。那么日本的都有哪些特殊养老服务呢?
-1-上门沐浴
1. 服务人员到达 按照预先约定,由护士、操作员、助手组成的三名专业人员乘移动沐浴车准时来到高野家门口。服务人员按照各自的分工迅速开始工作。 

护士进屋给老人量体温和血压,询问家属了解老人的状况。与此同时,另外两人将浴缸安置在病人床边,为提供安全舒适的沐浴服务做着准备。 

2. 沐浴前的准备工作 

当天是否能够按计划给老人洗澡,要根据护士对老人健康状况的检查结果判断。如果老人当时状态不好或者不适合全身沐浴,就会临时改成半身沐浴或者是其他方式的身体清洁护理。 
不一会,两个半截浴缸被组装成一个滴水不漏的浴缸,来自专用车的热水管和通往住家下水道的排水管都连接在浴缸上。为了安全方便操作,也为了病人舒适,浴缸上装了一个可以固定网状担架的钢架,它可以在沐浴过程中调整 “床面” 的倾斜度。浴缸边沿还罩上海绵套,防止沐浴过程中病人触碰到钢架而损伤皮肤。
3. 沐浴护理开始
当沐浴用具都准备就绪时,护士已经为老人脱衣完毕并盖上浴巾。操作员把老人的自动床调整到最合适的位置为搬运老人做好准备。所有设备组装和调整、搬运老人的操作步骤全部由“操作员”主导;护士一直是沐浴前后检查和观察老人状态、为老人服务的主要角色;助手是在每个过程中的协助角色。
老人被抬到担架网上,通过调整高度让老人的腿部浸入温水浴缸,使身体逐渐适应沐浴状态。
助手与操作员开始给老人洗头,护士开始整理床铺。
护士为老人洗脸,背部的清洁则是在3人的配合中完成。
为了让老人在不失尊严的状态下接受沐浴护理,无论是脱衣穿衣还是搬运以及躺在浴缸的状态,整个过程都没有暴露老人整个身体的瞬间,在工作人员熟练的操作中老人的体面始终被保持着。 
4. 沐浴结束之后
护士为老人擦身、穿衣,用电吹风吹干头发,并再一次检查老人的各相健康指标并记入健康管理表上。其他两人负责清洗浴缸和收拾场地。
所有的程序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彼此的配合是那么协调和默契,他们之间也没有多余的对话询问;既感觉不出忙碌和紧张,操作和搬运种也不会因为场地狭小而有磕磕碰碰的声音。
因为洗澡本身也会消耗老人的体力,从沐浴到结束只有10分钟,而工作人员从抵达到离开束所需要时间一般是45分钟左右。当他们离开的时候,房间里没有任何水迹,也没有任何杂乱,一切是原来的状态。
-2-上门理发
1. 服务人员到达
按照预先约定的,早上九点一辆面包车来到了东京的一所公寓旁,车后座满满当当地放着美发用品。
28岁的樱庭是这个上门美容服务团队的一员,他们每天会去各个养老院、医院、养老公寓等,为出行困难的老人提供上门服务。
2. 准备阶段
摆好设备、擦好镜子,桌子上精心布置的小物件,轻松的音乐、好闻的熏香,只需要十五分钟,这所公寓的接待室摇身一变成了美容室。
3. 理发护理开始
樱庭他们的服务一应俱全,不像是我们认知里的为老人理发,只追求快和普通,樱庭曾在高级发廊任职,造型手艺一流。
像是对待正常客人一样,樱庭还和奶奶说吹头发的技巧,理完头发的奶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养老院里还有躺着无法动弹的老人,他们无法出门,只能等每月一次的上门服务 。
为这样的客人服务时通常需要两人配合,一人理发,一人帮忙轻托住客人的头,还要留意客人的身体状况。 
 他们这样的服务广受好评除了关心老人的健康我们同样也要关心他们的心理需求不管到了什么样的岁数都要活出自己的样子
-3-上门牙医
上门访问医疗做的最多的有,拔除简单牙齿(没错,敢在病人家里拔牙,可见这国家医患关系之良好)、洁牙、做活动假牙、调磨假牙、照小牙片等。病人都是事先电话预约好,甚至已经多次复诊。
上门价格大概是诊所诊疗的10倍左右(具体几倍已记不住清楚,但肯定不便宜),政府会补贴大部分,再加上保险制度完善,其实病人花钱并不多。当然因为补贴较多,政府对诊所开展的访问医疗会审查的比较严格。范围大概是诊所十公里以内。
下面是牙医L在日本的上门口腔诊疗笔记:
时间:2015冬地点:日本仙台市坐骑:类似救护车的访问医疗车
am 10:00
第一家是一个郊外的两层楼的民宅,住着70岁的老两口。老太太躺在床上时而清醒时而迷糊,老爷爷出来迎接我们。这次上访原因是老太太下牙疼。
老太太的病床是遥控升降的,老爷爷看起来很熟练地把床背遥控靠直,让老太太坐起来。医生先用便携式牙片机给老太太先照了牙片,然后从厨房找来温水并把牙片包在温水里洗片,很快也就显了影。最后诊断结果是牙周炎引起的牙髓炎症,需要局部洗牙加开髓。上门医疗的专用箱子配了动力系统,护士在一旁配合强吸吸唾,吸出来的污水有专用的瓶装接住,所有的器械都在诊所消了毒密封。之后打麻药开髓,一切与椅旁操作无异。
治疗结束后,医生交代注意事项,并记录病例以及约定下次复诊时间。所有的医疗废品和垃圾,也是跟着医疗车走。
am 11:00
第二家是养老院,在这一个小小的地级市,大小养老院多达数十家。这家规模类似我国的小型民营医院,三四楼高,有病院区和养老区。和前台打了招呼后我们径直上楼,病人是慢性病的k先生,具体病因我已不记得,S君说这是个很麻烦的病人。怎么麻烦,我很快就见识了。
整个诊室四张床位,虽是日本再普通不过的老人院,格局和中国的VIP病房差不多,每个病床配电视,dvd,还有帘子隔间。主管护士带我们到病床旁边,k病人的全口假牙坏了需要重做,上次就应该取印模的,但是k病人精神意识比较受限,治疗进程非常缓慢。
此处省略1万字抓麻的经过,最后的结果就是成功把模型和咬合都取好了。
pm 2:00
中午稍作休息后,开始下午的出诊。第三站是另一家老人院,该老人院没有住院部,是纯粹的‘养老’。依据上次诊断结果患者需要拔出三度松动牙,此次出诊目的就是拔牙:直接打麻药拔牙缝针。病人年龄很大,整个过程意识还是不太清楚的,也没有家属陪同。
趁着观察止血的时间,我偷偷溜出去晃了晃,发现一个大厅坐着轮椅的白发老人们排成两排安静地看电视,活动室里护士跪在地上,教四五个老人在做手工艺品,老人们很笨拙可爱地认真做着,还有些人在玩填字游戏,说是防大脑退化。养老院,幼儿园,竟有些类似,是起点还是归宿?话题扯远了。
-4-守护服务
在日本去邮局,有这样一个业务:“如果担心故乡的父母亲人的身体又无法经常回去探望,可以让当地的邮政工作人员代为照顾。业务范围很广,从打电话跑腿到上门拜访都有。价格也意外的低廉,打电话一个月才四五十块,跑腿一回不到六十,上门拜访一次也才一百多块,这个价格相对于日本的收入来说真的便宜。”
一石激起千层浪,邮局还能做这个?!要知道,不仅日本,中国社会也正快速进入老龄化阶段。常回家看看,对多少人来说成了奢侈的事。但以精细化见长的日本在这方面的服务明显走在了前面,也值得我们借鉴。那么,守护服务包含哪些呢?
1. 家访
由邮局员工定期进行家访,一般来说是每个月一次,每次的时长在30分钟左右。服务人员会携带专用的设备到长者家中,他们会准备10余个与日常生活有关的问题,向长者提问并录入电脑,回去后会对数据进行比对。
2. 电话安心通
由邮局员工定期致电客户,进行简单日常问候及询问近期身体状况。
3. 代城市打工的子女探望父母
子女通过“守护服务”收集的数据和信息,了解家乡及父母的近况。同时,邮局员工在定期家访的时候,会和长者合影,并向子女发送“报平安”的简报及与长者的合影,让子女安心。 
4. 遥距监控
在家中特定的地方设置闭路电视,24小时远距离确认长者的健康及生活情况。
5. 快递配送
简单来说就是上门送餐服务,由配送员确认老人的饮食及日常生活用品使用情况。 
6. 聊天
半个月上门或是致电长者聊天,并制作报告。
-5-
养老是日本是最大的软实力,他们对整个社会老龄化来临的关注和对健康的关注,让人看了以后心生敬畏。但是,从10年以后看,中国比日本的老龄化问题要严重很多,因为中国老年人口基数大。
现在已有估算:到2030年空巢老人大概有1.8亿,比例非常高,且会快速上升。或者也可以说是独生子女在10-15年后将开始显现出弊端。另外,中国传统的邻里关系也在解体,过去大杂院都可以互相照顾,现在却常互相不认识。
中国最大的社会问题之一就是空巢家庭的大量出现,给社会带来了特别沉重的负担。养老问题刻不容缓,只有把养老发展到生活的各个方面,才能让老人晚年更加美好,日本的各种举措值得借鉴与吸收。
来源:日式生活美学、中外管理杂志、在法父母助手、客观日本爱普雷德综合整理